阿拉伯半岛上的中材凯歌

                     余良军2008年2月3日

   中国中材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中材国际)是一家屡有建树、朝气蓬勃的公司——这是我最近沙特阿拉伯之行的突出感受。尽管沙特的一些名胜令人叫好,但我更欣赏中材国际在沙特拓展市场的雄姿;尽管荒漠的骄阳几乎灼伤了我的皮肤,但这点苦痛同中材国际人长年累月战斗在风沙中的艰辛相比微不足道。

  也许是要写沙特报道的缘故,也许是沙特之行印象深刻,我回到北京后脑海里不时闪现那些令人感奋的画面。

  特殊的通行证

  沙特同动荡不安的伊拉克接壤,是本""拉登的故乡,曾经发生炸政府办公楼和石油设施的恐怖事件,故为反恐敏感地区。那里的政府大楼和重要建筑物周围,都趴着装甲车或架着机枪的吉普车;公路上隔一段距离就有检查站,过往车辆必须停车接受检查;汽车玻璃一律不许贴膜,以便治安人员察看清车内动静;就连我们在利雅得下榻的酒店,每次进入停车场之前,也必须打开前车盖让保安人员检查,看是否隐藏炸弹。初次踏入这样的国土,给人几分紧张不安的感觉。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这样一个国度,SINOMA的标识具有神奇的作用。从中心地带的首都利雅得,到东部濒临波斯湾的小城胡富夫,再到西南部靠近红海的阿卜哈市及其附近的小镇,凡是SINOMA影响所及之处,SINOMA标识可作通行证使用。

  在沙特,SINOMA是当地对中材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中材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的别称或简称。“SINO” 为“中国的”之意,“MA”为英文单词“MATERIAL”的前两个字母,这个单词是“材料”的意思。中材国际的工作服上,印有SINOMA字样。工作服为鲜艳的黄色,而沙特男人披白袍,女人穿黑衣,其他外国人,也鲜见着黄衣者,所以黄色的工作服就成为SINOMA员工的明显标识。在公路检查站,警察见之摆手放行,并向驾驶员致意;员工在工地附近小镇办事,遇警察盘查路人,也能顺利通过,因为他穿着工作服。它有如此妙用,以致项目工地上的欧洲人,出外办事也望借用。

  我亲身经历的一件事也颇有意思。从利雅得机场出关,机场安检人员挡住我们的去路,要开箱检查我们的行李。(当时我们一行均没有穿公司的工作服,因为我们三人,要么不是公司的职工,要么从公司北京总部而来。)他们身着制服,表情严肃,目光里透出警惕和疑惑。接过我们的护照递后,他们立刻变得笑容可拘,不检查行李而打手势请我们走人。我纳闷继而恍然大悟,原来我们的护照封面右下角贴有白色贴膜,上面印着SINOMA字样,那是到沙特驻华使馆办理签证的公司总部工作人员为方便取护照而临时贴上去的(我们的签证统一由公司办理),安检人员显然看清了贴膜上的文字。

  从品牌的角度看,沙特的警察和安检人员对SINOMA如此熟识,可见其知名度之高;对生产这个品牌的人优待有加,从一个侧面说明这个品牌十分优秀。

  这是著名和优秀品牌市场效应的自然延伸,象公园里盛开的桂花,馥郁的香气,飘到了花园之外。
           

  问鼎第一把交椅

  假如你知道SINOMA在沙特的优秀表现,你就可以理解它为何在沙特闻名遐迩。

  沙特是中东最富裕的国家。其石油储量占全球总量的26%,石油出口收益占全国GDP的45%。每年有大量的外国人涌入,据说在其总人口中,外来人员约占一半,而且每年仍以50万人递增,因此需要新建大量民用住房、医院、文化、体育设施。同时,沙特当局为子孙后代计,拟加强基础设施和制造工业的发展,多一条腿走路,以化解石油资源用罄而生活水平一落千丈的潜在威胁。毫无疑问,要完成上述任务,就必须有充足的水泥供应。2003年至2005年,沙特需要接连上马数条规模较大的水泥生产线。这些水泥项目的合同金额合计高达十几亿美元,对国际水泥工程承包商来说,参加投标是不容错过的机会。

  于是,激烈的角逐由之展开,其中包括丹麦的“史密斯”(FLSmidth & Co. A/S)、德国的“伯利休斯” (Polysius AG)、德国的“洪堡” (KHD Humboldt WEDAG International Ltd.)等三家久负盛名的老牌水泥承包商和中材国际。

  史密斯公司约建于1880年,是一家跨行业、跨地区的全球性水泥设备供应公司,至今已向世界水泥工业提供近2000多条回转炉和7000台磨机。它一直在国际水泥市场享有盛誉。

  德国伯利休斯公司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水泥工程公司之一,技术实力雄厚,在几十个国家设有分公司或办事处。上世纪90年代该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在水泥、冶金等行业都取得了出色的工程业绩。

  洪堡公司创建于1856年,总部设在德国科隆,是世界上最大的水泥设备供应商之一。在现代水泥技术发展史上,洪堡公司始终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许多革命性的技术,如预热器、分解炉、旁路放风技术、大推力煤粉燃烧器等都源自该公司。

  国际水泥技术装备的供应商有十几家,而若干年以来上述3家供应商一直位居前三名,它们曾一度垄断了超过80%以上的国际市场份额。沙特水泥技术装备供应市场原来就是这些欧洲公司的天下。在竞标SCC项目时,这些跨国公司各自派出精兵强将,有的公司管理层甚至倾巢出动,大有志在必得之势。SINOMA2001年才成立,虽然是中国一流水泥装备供应商,在国际市场算作后起之秀,可要同这3家“巨无霸”竞争,谈不上胜券在握。

  然而,SINOMA惊人地击败对手,并在2005年底中标SCC2×10000t/d项目,在国际水泥界,这不啻是一场地震。

  该项目是迄今全球最大的水泥工程总承包项目。日产10000吨水泥熟料生产线是特大型生产线,至今全球建成的同等规模的生产线屈指可数,而SCC项目有两条日产10000吨的熟料生产线,规模庞大,无与匹敌者。项目中标合同金额5.8亿美元,按当时的汇率计算,约合50亿元人民币,项目单笔合同金额数也居行业之最。

  它又是所谓的基于EPC的“交钥匙”工程。EPC分别是英文设计、采购、建设3个单词的第一个字母。EPC模式,意谓由承包者统一负责工程技术设计、生产线设备采购和工程建设安装,它是国际上通行的承包工程的模式之一。而“交钥匙”,意谓项目承包人设计、采购和建设之后,再负责进行生产线调试和对业主的职工培训等,把项目后期的事情做完,最终把一个按设备产能生产的生产线完整地交给业主,承包人及其队伍撤离后,业主即可继续生产。这种工程,涉及环节多,难度大。

  显然,只有具备问鼎世界水泥设备供应商第一把交椅实力的公司,才能力挫群雄,中标这样的项目,只有具有超凡系统集成能力的世界级大公司,才能完成这样庞大而复杂的项目。

  因此,中标SCC项目,宣告SINOMA有击败世界所有顶尖水平竞争对手的冲击力,标志着SINOMA作为超级系统集成服务商驰骋国际市场时代的到来。

  而此前,SINOMA的名气不及它的对手,在这个意义上说,中标SCC项目,意味着一颗来自东方的新星在国际水泥业界冉冉升起,并且发出耀眼的光芒;意味着国际水泥设备供应市场竞争格局出现了新变化,几十年来欧洲公司稳坐第一把交椅的局面被打破。

  百川归海吟成功

  不过,有人替SINOMA捏了一把汗。在中标SCC工程之前,公司还先后中标沙特的SPCC、RCC、CCC三个工程,均是基于EPC的交钥匙工程,分别为日产5000吨水泥熟料生产线。四者相加,规模庞大,又几乎在相同的时间开展建设,公司吃得消吗?

  且不说每个工程的业主要求不同,地质条件不同,给工程设计带来难度,且不说成千上万吨的国产水泥设备万里迢迢漂洋过海、横穿沙漠运到工地的艰辛,下列在沙特施工碰到的困难就颇令公司头疼:沙特靠石油致富,但工业基础薄弱,承包商不便从市场找到工程需要的施工机械、工程一时短缺的材料和配件等;沙特人有钱,一切都是要最好的,水泥生产线也不例外,稍有差池,业主就会跟你较劲,没完没了;工程实行国际上通行的FIDIC方式,业主和总承包商之外的第三方叫工程咨询公司,类似国内的工程监理,权力却比工程监理大得多,按照当今世界公认最好的德国DIN标准严格把关,有时到了苛刻的地步。

  此外,沙特位于世界最大的半岛阿拉伯半岛的中部,大部分地区属于半沙漠或干燥草原,即阿拉伯人说的旷野(巴迪叶),旷野上稀稀落落分布着灌木丛,十分荒凉。4个项目中,3个工地就被旷野环绕,1个在西南部的山沟里,环境条件都不好。荒原夏季一般在40℃左右,最热的鲁卜哈利沙漠,夏季温度超过50℃,沙漠的表面温度估计可达82℃,夜间气温也在30℃左右。工地上,夏天钢板和钢筋被晒得烫脚烫手,只有穿上厚底的皮鞋和戴着手套才能触碰,白天把生鸡蛋埋在沙子里,不多久就熟了。我11中旬到达工地,据说11月是沙特最好的季节,可我才来工地一昼夜,就感到浑身难受,觉得冥冥中有一股无形而强劲的力量吮吸着人的一切,我的喉咙发干,口腔苦涩,胃酸上冒,后脑生疼。这并不赖我体弱,不堪劳顿,同行的两位同事,均是1.8米左右的壮汉,也是一个鼻子淌血,一个直打喷嚏。我们仅来了一天尚且如此,长年累月在这样的环境和气候条件下工作的SINOMA员工是何等艰辛!

  上世纪七十年代,沙特政府陆续颁布一系列的规定和禁令,要求人民戒绝赌博、酗酒,禁止穿奢华服装,注意在公共场合的言行举止,还根据《古兰经》的规定,颁布对偷盗罪、通奸罪的处罚。我在旅行和采访中看到,即使在首都利雅得,也没有歌厅、舞厅和电影院,在茫茫旷野包围的偏僻小镇,就更找不到这些娱乐场所的踪影。离工地几十里的地方,可偶见这样的小镇。事实上,沙特禁止喝酒,更谈不上有酒店。如何管理好4个工地上来自中国的大量民工,使他们尽快适应这里的环境和条件,以保证施工主体始终处于正常状态,这对工地现场经理是严峻的挑战。

  总之,在沙特承包一系列庞大的工程,在履约上的确存在风险。这并非杞人忧天,当年德国一著名公司承包沙特一水泥工程项目就走了麦城,曾轰动一时。倘若不是德国国家银行施以援手,该公司可能不测,难有今日仍然在世界市场纵横捭阖的风光。

  可是,中材国际员工以惊人的毅力和智慧,克服了种种困难,总体上保证了4项工程建设协调而健康地运行。

  2007年11月13日晚,利雅得水泥公司隆重举行RCC项目竣工仪式。仪式在生产线旁边的一块空地上临时搭建的巨大帐篷里进行。夜幕降临,帐篷的西北面,横亘着广袤的荒漠,帐篷的大门由荷枪持弹的士兵把守,旁边停放着安全检查设备,与会者只有通过安检才能进入。帐篷内也肃立着全副武装的士兵。这是因为两位王子要与会。其中一位是沙特王国的第三把手,在沙特德高望重。他面对其他数百名与会者,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据说该王子较少出席庆典仪式,即使偶尔出席,也很少致辞。王子大架光临并致辞,与其说是对生产线竣工的祝贺,不如说是对SINOMA的间接赞许,因为假如工程完成不好,令沙方失望,王子就不会这么兴致勃勃。目前,RCC项目已拿到沙特水泥公司的PAC证书,标志公司RCC项目顺利通过业主验收。

  在离利雅得70公里的RCC项目竣工的同时,与其相距100公里左右的CCC项目,以及与其相距1000多公里的SPCC项目(远在阿拉伯半岛西南部,靠近红海,而利雅得在半岛中部),都进入生产线的调试期,已相继生产出合格的水泥。至于在半岛东部濒临波斯湾的胡富夫市附近的SCC项目,正适逢建设高潮。工地现场经理范瑞明告诉我,SCC项目预计将提前投产,而业主也承诺,若项目工期提前,将给予SINOMA不菲的奖金。如果不出意外,工程可望在2008年上半年举行投产仪式。我想,SCC项目规模是RCC项目的4倍,有两条日产10000吨的生产线,它竣工的仪式可能更加隆重,届时莅临的恐怕不止是亲王。

  艰难的沙特战役即将大功告成证明:Sinoma中标大型水泥项目之后,有克服种种困难的智慧和手段,是一只特别能战斗的队伍;有较强的履约能力,是名副其实的国际顶级水泥项目承包系统集成服务商。

  公司还在其他地方攻城拔寨。据介绍,目前其工程已经遍及美洲、欧洲、亚洲、非洲的35个国家,包括美国、意大利、西班牙、法国、俄罗斯等。尤其是2007年7月,公司在美国签定了一项日产4000吨水泥项目,标志着公司得到欧美发达国家市场的认可。

   2006年底,SINOMA国际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22%,进入全球三甲。
诸多事实和数字都百川归海般指向两个字:成功。

  系统集成有妙用

  采访中,我一直在思考公司成功的原因,思路由貌视清晰到模糊,又由模糊到逐渐清晰。

  我瞄准了“系统集成能力”几个字。

  集成现象是人类社会活动的现象之一,“集大成”就是对这种现象的概括。著名系统集成理论家约瑟夫"哈林顿(Joseph Harrington)说:“所谓集成,就是聚集合成之意,是将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要素,按照要素之间的功能互补匹配的规则构建成一个有机的系统,使集成后的整体功能发生质变性提高。集成是一种管理理念,是有效提高复杂系统功能的思想方法。”

  目前在世界范围内,把集成理论运用于实践最多领域的是计算机制造及通信工程。如中兴通信公司就是用系统集成的方法,建设广州地铁2号站通信系统等。长久以来,在水泥行业,用此理论武装企业并运用于实践几乎为空白。其部分原因可能是人们对它缺乏系统全面的认知,部分原因可能是即使有企业愿意提高系统集成能力,也受头绪繁多、操作不易所限。

  SINOMA 2001年成立之时,是否刻意运用系统集成理论我不得而知,但实际操作完全同这个理论相吻合,因为当局把诸多具有功能互相匹配的企业集中到SINOMA麾下,如将我国三大国家级水泥设计研究院、三大水泥工程公司以及另外一家研究院重组成为上市公司,将过去功能分散、产业链分割、相互恶性竞争的各个公司加以整合,形成了国际上功能最为齐全的水泥工程总承包公司。其功能包括工艺技术研发,装备研发制造,工艺、机械、电器、自动化设计,工程管理,工程施工,工程监理等。如果再加上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中材集团其他企业所拥有的产业功能,其产业链甚至还能延伸到原料资源勘查、工程及水文勘探、矿山建设施工、道桥建设等。简言之,公司具有国际水泥行业最强的系统集成能力。

  这恰好符合国际市场的需要。国际上,业主即工程的投资方通行的习惯,是将整个工厂生产线项目建设以EPC方式承包给乙方,如果在系统集成能力的许多环节上有缺失,乙方就需要多头管理协调、督促,以致经常拖延工期,费用超额,难以保证合同约定的质量、工期和造价水平,因而在该领域违约情况常常发生,造成较大经济损失。德国的那家公司当年在沙特失利,就是这个原因所致。

  相反,强大的系统集成能力,就可能转化为强劲的竞争实力,因为有机的系统,使整体功能发生质变性提高,使运营成本降低,由此就能在同跨国公司的竞争中取胜,并保持在巨大的挑战面前立于不败。中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SCC项目也好,在沙特实行大兵团作战同时操作4个项目并运转顺利也好,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公司具有强大的系统集成能力。

  Sinoma把系统集成理论运用于实践并获得成功,堪称是中国水泥行业的一个创举,为中国水泥工程以及装备制造行业乃至其他行业“走出去”提供了借鉴。

  一流企业卖技术

  诚然,坚持产品差异化战略,不断提高公司的品牌价值,优化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的能力,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打造具有前瞻意识、创新精神、变革能力的学习型组织和富有战斗力的团队,这些也是公司的取胜之道,但我更欣赏成功培育和拥有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这一条,关于对它的思考在采访中一直萦绕我脑际。

  我在沙特看到,已经竣工的RCC生产线的设备全部由公司供货,其中大部分主机设备由SINOMA自己制造。其实,沙特其他3个项目乃至SINOMA在国际市场承包的多数项目,情况都是如此。这意味着,公司不仅是工程的总承包商,而且是主要生产设备的制造和供应商。公司具备了年供货量超过20万吨的生产规模。这种设备生产能力,在国内排名前列,在国际上也不多见。

  目前SINOMA已经形成具有独立知识产权日产1000吨至日产10000吨各种规模的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主要工艺和设备,包括大型回转窑、管磨机、预热器、篦冷机、破碎机、收尘设备、选粉机、提升机等等。

  据介绍,对已经建成的该类生产线考核显示,Sinoma建设的完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日产10000水泥生产线,其质量、性能、运行可靠性优于其他国外公司水平。

  中国公司拥有了全部的自有核心技术,从而在创新能力与创新成果上形成了强有力的国际竞争力。于是,向国外出口自己生产的成套大型水泥生产线设备就顺理成章了。目前国际上已经建成日产吨10000级生产线8条,其中有5条是Sinoma研发、设计、制造和施工建设的。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还在从日本、丹麦引进大型新型干法水泥成套设备,如今,中国大型新兴干法水泥成套设备出口到欧美和其他国家,这是中国水泥工业历史性的跨越。

  出口水泥成套技术装备,符合国家“走出去”战略的内在要求,同我国冶金、石油、纺织、医疗器械等行业逐渐趋于形成的成套技术设备出口良好势头遥相呼应,为中国正在向工业技术大国挺进提供了诠释。Sinoma涌动在这个历史浪潮的峰颠,演绎着这个历史进程的精彩。由此,我完全理解公司总裁王伟接受采访时说的那句话:“我感到自豪。”

  这种自豪的基础是公司拥有国内一流的研发力量。公司下辖天津水泥工业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中材国际南京水泥设计研究院、成都建筑材料研究院有限公司3家中国水泥行业的大研究院,拥有科研开发中心、水泥技术装备工程中心、国家水泥混凝土制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等专门系统的科研开发机构。众多国内顶尖水平的水泥科研机构云集,人才荟萃,经费充足,不出成果才怪!

  王伟还深情地向我介绍,几代水泥科研人员的持之不懈的艰苦努力更为SINOMA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作出了突出贡献,他们大多默默无闻,是中国水泥战线真正的英雄。

  知识产权的法定有效保护期限对于绝大多数企业来说已经足够,特别在目前产品更新换代频频,产品生命周期短的情况下更是足够用了,因此知识产权可以视为企业的永久资产。俗话说:"三流企业卖力气,二流企业卖产品、一流企业卖技术,超一流企业卖标准"。Sinoma向国外成套出口水泥设备,不仅卖的是产品,而且卖的是技术,是它的生生不息的永久资产,它不愧为地地道道的一流企业。

  鸟瞰喜玛拉雅

  我在沙特4个工地都能看见欧洲人,他们有的属于咨询公司,有的则是分包商的人员。这些分包商有的就是在竞标总承包合同时SINOMA的对手,昔日的竞争对手今天成为合作的伙伴。这虽然是市场常见的现象,但放在SINOMA在国际市场开疆拓土的背景上来审视,你不能简单认为它仅仅是寻常现象。

  SCC项目业主公司的一位高管对我说:“我们在同一条船上。”他说的“我们”,是指业主、工程承包方和咨询公司,而在我看来,“我们”的范围更广。

  这么想并不是矫情,我曾经在RCC项目工地看见一条横幅,上面分别用汉字和英文写着这样几个字:“用绿色建设人类共同的家园”,在这个条幅下面,我曾伫立沉思。

  这是SINOMA名誉董事长司国晨的话。他在业内公认是最有预见的人之一。当初率先采用EPC模式的正是他领导的公司。

  我同他未曾谋面,没有问他为何说上面的话,但我明白他的意思。
回国途中,飞机从喜玛拉雅山脉上空通过。阳光下的喜玛拉雅山脉,仿佛哪个山峰都不服输,都企图挣脱旁边山体投下的庞大阴影的束缚,倔强地往上飞窜,直至把阴影甩在身下,冒出银光闪闪的峰巅;而珠穆朗玛峰,似乎摄取了宇宙所有的精气,吸纳了大地一切的滋养,在与群峰公平的竞争中脱颖而出,雄居于群峰之上;它强健而不骄矜,既自强不息,又有博大疏朗的情怀,它的崛起不可阻挡,却不大肆张扬,它钻石般的峰尖没日没夜地向蓝天伸展,又朝群峰投去悲天悯人的一瞥;没有它,喜玛拉雅就不成其为喜玛拉雅,只有它,喜玛拉雅又显得单薄和孤寂,它静默无言,却与群山万壑合奏着令苍天动容的交响乐章……





文章来自: Internet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wantfly.cn/trackback.asp?tbID=347
Tags: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88
  • 1
hesper [2008-04-29 07:54 AM]
这个你可以到www.sinoma-ncdri.cn看看
cg [2008-04-28 02:50 PM]
请问你还在南京水泥设计院吗?感觉这个单位怎样?薪酬待遇、企业文化、人际关系等能否介绍一些。
  • 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内 容: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